<tbody id="dgqk2"></tbody>

    <bdo id="dgqk2"><dfn id="dgqk2"></dfn></bdo>
    <bdo id="dgqk2"><dfn id="dgqk2"></dfn></bdo>
  1. <samp id="dgqk2"></samp>

    <track id="dgqk2"></track>

    <bdo id="dgqk2"></bdo>

  2. DNA鑒定實錘|荷裕、龍羊峽的部分“三文魚”產品實為虹鱒

    澎湃新聞見習記者 張靜 實習生 陳秀慧

    2018-09-22 09:38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DNA鑒定后,荷裕的部分“三文魚”、龍羊峽“三文魚”再被證明是虹鱒。
    近日,澎湃新聞(www.tmwm.tw)記者送檢16份“三文魚”樣品至中國某水產研究所進行DNA條形碼(CO I基因)序列檢測,驗證其中是否存在渾水摸魚的虹鱒。
    9月11日,該水產研究所出具的電子版《水產商品物種鑒定報告》顯示,經序列比對分析,16份樣品中,上海荷裕冷凍食品有限公司(下稱“荷裕”)的煙熏三文魚碎肉、煙熏三文魚和青海民澤龍羊峽生態水殖有限公司(下稱“民澤公司”)的龍羊峽煙熏三文魚均為虹鱒。
    不過,澎湃新聞記者并未獲得經該水產研究所加蓋公章的紙質版鑒定報告。9月21日,該水產研究所相關工作人員回復澎湃新聞記者未蓋公章的原因時稱,“怕擔責任,你們報道出來了,說我們水產研究所鑒定出來,領導覺得這樣怕不好。”
    澎湃新聞記者從電商、超市、日料店等處共采購14份“三文魚”產品,并分別標上1-14號。
    這14份產品對應為:經荷裕加工的盒馬鮮生店的帝皇鮮冰鮮魚尾(1號)、荷裕冰鮮三文魚刺身(2號)、藍雪煙熏智利三文魚(3號)、禾綠回轉壽司店三文魚(4號)、宜家餐廳區香草三文魚(5號)、荷裕煙熏三文魚碎肉(6號)、酒吞三文魚壽司(7號)、King Oscar冷凍煙熏三文魚切片(8號)、龐仕煙熏三文魚切片(9號)、木桑水產店三文魚(10號)、龍羊峽煙熏三文魚(11號)、荷裕煙熏三文魚(12號)、淺草六丁目三文魚腩(13號)、宜家超市區龐仕產的冷凍三文魚塊(14號)。
    1-14號產品。
    為防止檢測結果不準確,澎湃新聞記者又將11號龍羊峽煙熏三文魚標為15號樣品,將1號盒馬帝皇鮮冰鮮魚尾標為16號樣品,以做重復檢測。
    1-14號待檢測樣品。
    需要重復檢測的15、16號待檢測樣品。
    9月11日,上述水產研究所出具的電子版《水產商品物種鑒定報告》顯示,“經序列比對分析,鑒定物種種名為:1~5,7~10,13~14和16屬于大西洋鮭(Salmo salar),6,11,12和15屬于虹鱒(Oncorhynchus mykiss)。”
    根據報告內容,6號荷裕煙熏三文魚碎肉、11號龍羊峽煙熏三文魚、12號荷裕煙熏三文魚均為虹鱒。經重復鑒定的龍羊峽煙熏三文魚,也就是15號樣品,檢測結果還是虹鱒。經荷裕加工的盒馬帝皇鮮冰鮮魚尾,也就是1號樣品和16號樣品,DNA條形碼序列檢測結果顯示品種是大西洋鮭。
    這也證實,曾經號稱產出中國“三分之一的三文魚”的民澤公司,其產出的“龍羊峽三文魚”從DNA鑒定角度看,確實為虹鱒。
    此次DNA鑒定的3款荷裕產品中,2款為虹鱒,1款為大西洋鮭。其中,被檢測為大西洋鮭的2號荷裕冰鮮三文魚刺身購買自永輝生活,但購買發票卻顯示,這是一款“淡水產品”。一方稱大西洋鮭,另一方稱“淡水產品”,究竟是檢測結果有誤還是永輝生活對產品認知產生偏差不得而知。
    購買自永輝生活的荷裕冰鮮三文魚刺身在增值稅電子普通發票中顯示為“淡水產品”。
    6號荷裕煙熏三文魚碎肉,以及在包裝袋上寫明“解凍即食”的12號荷裕煙熏三文魚為虹鱒。12號荷裕煙熏三文魚購買自荷裕京東自營旗艦店,目前該店已被京東下架。
    荷裕曾在京東自營旗艦店“掛大西洋鮭賣虹鱒”,銷售過標示為“Salmo Salar”(大西洋鮭學名)的“冷凍煙熏三文魚”和“冷凍三文魚刺身”產品。兩款產品在8月22日已經加上“虹鱒”標注,當天店鋪所售的淡水養殖虹鱒又被京東全部下架。作為京東生鮮分類中的“淡水”“三文魚”銷量排名第一的電商主打商品,這兩款商品均擁有5萬余條評價、99%的好評度。
    8月15日,澎湃新聞記者在京東購買12號產品荷裕煙熏三文魚的購物車截圖。
    如果此次檢測結果完全準確,便可證明荷裕所售的所謂“三文魚”產品存在真假混賣的情況。
    荷裕的一部分假三文魚來自哪里?此前,虹鱒養殖企業、《生食三文魚》團體標準起草者之一的甘肅文祥生態漁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文祥漁業”)在今年6月26日披露的新三板《公開轉讓說明書》,透露了荷裕在2016年11月22日至2017年12月30日期間,也就是近13個月的時間里,向文祥漁業購入260-360噸冰鮮養殖虹鱒魚。2018年2月10日至2019年2月28日,文祥漁業還需要向荷裕提供400噸“帶頭去臟2.2-3kg、1.8-2.2kg”的冰鮮養殖虹鱒魚。
    不過,荷裕在其官網標榜自身“秉承可持續發展,倡導健康環保的生活理念,選擇全球著名的三文魚原料生產企業作為主要的供應商……將這條營養而健康的西方魚種和東方傳統的烹調口味相結合,打造出一系列個性化的海產加工產品……讓安全、便捷、健康和美味,伴隨著時尚一起走上了餐桌”。
    該水產研究所出具的《水產商品物種鑒定報告》電子版部分內容。

    虹鱒歸入三文魚被律師舉報涉嫌構成壟斷,標準制定者稱產量小

    指虹鱒為三文魚團標涉嫌壟斷被舉報:有排除、限制競爭效果

    虹鱒與三文魚之爭:行業協會和消費者面對一條魚的“誤解”

    人民日報評三文魚團標:避免團體標準成為團體利益的“工具”

    荷裕虹鱒年采購量超200噸,三文魚團標制定企業間有瓜葛

    相比“搶跑”的三文魚團標,國際同行需2年定標準2個月公示

    中消協:生食三文魚團標應聽取消費者意見,接受消費者監督

    三文魚團標牽頭協會發文又刪文:虹鱒是三文魚?“應該是的”

    指虹鱒為三文魚后龍羊峽天貓店滯銷,荷裕稱制定標準永遠正確

    荷裕“掛大西洋鮭賣虹鱒”后續:商品下架,消費者維權遇阻

    生食虹鱒風險幾何?寄生蟲學家:所有淡水魚類都可感染肝吸蟲

    三文魚團體標準起草公司用虹鱒冒充大西洋鮭,京東已將其下架

    荷裕公司掛大西洋鮭賣虹鱒,上海奉賢市場監管局前往了解情況

    京東主動下架虹鱒產品:排查產地、養殖方式等信息不全產品

    挪威食品安全局稱虹鱒也能生吃,但前提是“海水養殖”

    三文魚團標制定方稱海水淡水寄生蟲風險一樣:海魚不咸人不淡

    上海消保委開會討論三文魚定義,律師稱商家侵害消費者知情權

    中國質量報評生食三文魚標準:團體標準不是團體利益“工具”

    三文魚遭遇身份危機:虹鱒混入后,考慮改稱“海產大西洋鮭”

    上海消保委:將淡水虹鱒列入三文魚引消費者質疑,正高度關注

    較真|指虹鱒為三文魚的團標,所引依據恰恰說明虹鱒非三文魚

    指虹鱒為三文魚引發外媒熱議:解決不了問題就將問題合法化

    生食三文魚團標公示僅有3天,協會自刪虹鱒冒充三文魚新聞

    指虹鱒為三文魚:水產團體發布所謂生食標準,龍羊峽參與制定

    “淡水三文魚”后續:龍羊峽天貓店下架,京東店已注“虹鱒”

    “淡水三文魚”電商在售:只字不提“虹鱒”,仍推薦生吃

    青海龍羊峽虹鱒養殖爭議:入侵土著魚類,年投飼料或達上萬噸

    “淡水三文魚”到底是什么魚?實地探訪青海省龍羊峽水庫

    3分鐘了解虹鱒與三文魚:不建議生食

    責任編輯:李躍群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虹鱒,三文魚,團體標準

    相關推薦

    評論(185)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河北11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