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dgqk2"></tbody>

    <bdo id="dgqk2"><dfn id="dgqk2"></dfn></bdo>
    <bdo id="dgqk2"><dfn id="dgqk2"></dfn></bdo>
  1. <samp id="dgqk2"></samp>

    <track id="dgqk2"></track>

    <bdo id="dgqk2"></bdo>

  2. 瑞典警方稱中國游客沒違法、瑞典警察也沒違法,駐瑞大使回應

    中國駐瑞典大使館網站

    2018-09-18 06:23

    字號
    中國駐瑞典大使館網站9月18日消息,9月17日,中國駐瑞典大使桂從友就瑞典警察粗暴對待中國游客事在使館再次接受瑞典《快報》記者拉爾松專訪。全文如下:
    桂大使說,我昨天(9月16日)接受了你們《晚報》同行的采訪,該說的都說了。既然你們也提出要來采訪我,我只能同意。首先,我要向你們透露一個新情況。今天(9月17日)中午,3名中國游客遭瑞典警察粗暴對待的事發地警察局負責人見了我的同事。他向我的同事確認,這3名中國游客沒有違反瑞典法律。同時他也說,瑞典警察這樣做,也沒有違反瑞典法律。對瑞典警方這種說法,我們十分不解。第一,這3名中國游客被瑞典警察粗暴對待,生命安全和尊嚴都受到了威脅和傷害。難道瑞典法律不尊重人權、不尊重人的尊嚴嗎?警察是執法者,代表政府行事,難道瑞典政府也不尊重人權、不尊重人的尊嚴嗎?第二,如果外國警察以同樣的方式對待瑞典游客,瑞典政府會作什么樣的反應?你們會作什么樣的反應?瑞典政府會同意、認可嗎?瑞典民眾會同意、認可嗎?第三,據我們了解,2011年11月,瑞典南部城市布羅斯也發生過一起類似事件。當時受害者是一位瑞典公民,肇事警察被認定為瀆職。希望你們把我說的以上情況向你們的讀者公布。
    問:這件事9月2日就發生了,為什么時隔兩周后中國政府做出了強烈反應?
    答:
    9月2日我們接到了受害游客的口頭報告,由于技術原因,我們在5日上午才收到書面詳細報告,并向涉事酒店了解了情況。在全面了解情況后,我們在5日向瑞典外交部通報了情況并提出嚴正交涉。中國外交部也在北京向瑞典駐華大使提出了嚴正交涉。我們希望瑞方對這3名中國公民提出的徹查事實真相、道歉、懲處涉事警察、賠償等訴求盡快給予回應。但快2周過去了,瑞方沒有一點回應。這不符合國際慣例。3名中國游客身心受到傷害,期待瑞方對他們的合理訴求盡快給予回應,所以只能訴諸媒體。
    問:您本人與瑞典外交部的代表和瑞典警方接觸了嗎?
    答:
    我剛才說了,9月5日我們在了解到方方面面的情況后,我本人第一時間就約見了瑞典外交部有關負責人。就像我昨天接受瑞典《晚報》采訪時強調的,中國政府和我們使館珍惜每一位中國公民的生命、安全和尊嚴。從領事保護的角度看,這決不是一件小事。我們希望瑞方能高度重視,對這3名中國受害者的訴求盡快予以應有的回應。
    記者問及3名中國游客與酒店的糾紛細節,桂大使說,你提到的問題,我昨天在這里已經向你們的《晚報》記者作了回答,這是書面實錄,你可以詳細了解。
    問:瑞典檢察官已認定警察沒有違法。
    答:
    那我不禁要問,用粗暴手段將3名游客強行驅離酒店,其中還有兩名老人,一名老人有病在身,帶著藥,警察將他們丟棄在荒郊野外的墳場,深更半夜,當時氣溫在10℃以下。他們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脅,尊嚴受到傷害。瑞典的《警察法》允許這樣做嗎?瑞典的《警察法》有這么不人道、不道德嗎?瑞典的法律有這樣不尊重人的基本權利的嗎?!
    問:我在美國工作過,深知和當地警察爭執并不是好主意。我看過有關視頻,曾先生呼喊著“殺人啦”,情緒激動。如果在美國,有人和美國警察爭吵,可能會立即被逮捕。如果當時瑞典警察將中國游客逮捕,這樣是更好的選擇嗎?
    答:
    瑞典警方已經確認這3名中國游客沒有違反法律,警察無權逮捕他們。當然,如果他們犯了法,警察就應依法辦事。實際上,3名中國游客人生地不熟,不遠萬里深夜剛剛抵達斯德哥爾摩,需要幫助。他們能找誰呢?他們本可以找我們使館,但遺憾的是他們沒有這樣做。瑞典警察如果不愿意協助他們,最好的辦法是聯系我們使館,但他們也沒有這樣做。即使這3名中國游客的行為有不足或瑕疵之處,都不能構成瑞典警察這樣粗暴對待他們的理由。我們不是要尊重人權嗎?!我們不是要講人權嗎?!
    問:警察也是按常規行事,有權決定將他們移送到遠離事發地的地方,旁邊還有地鐵站,這沒有什么特別的,是常有的情況。
    答:
    我剛才說了,3名中國游客不遠萬里,深夜剛剛抵達斯德哥爾摩,人生地不熟。瑞典警察把他們強行拉到的地方雖然有地鐵站,但他們首先看到的是墳場。你能想像他們在受到這樣粗暴對待后,第一眼看到的是墳場,是什么樣的感受?即使他們找到了地鐵站,你們地鐵深夜還運營嗎?瑞典警察為什么不把他們拉到安全的地方?據我了解,在斯德哥爾摩的冬天,如果大街上有人喝醉了,警察有義務把他們送到溫暖的地方,防止凍傷凍死。難道瑞典警察對這3名中國游客就這么不講人權、不講道德?況且3名游客手無寸鐵,不可能對警察構成任何威脅。瑞典警察就這么殘酷無情嗎?
    問:我們都看過事件的現場視頻片段,曾先生在警察面前倒地,大叫“殺人啦”。他的這種表現是否也有不對的地方?
    答:
    他們被強行驅出酒店,曾先生年近七旬有病在身的父親倒在地上半昏迷,他的母親癱坐在地上求助。他們一家人懷著對瑞典的興趣來旅游,剛到斯德哥爾摩就陷入這樣的無助和絕望中,你能指望他作出什么樣的反應呢?昨天《晚報》記者也給我看了那段視頻。但曾先生父親躺在地上半昏迷的視頻你們為什么不關注呢?!你們為什么不播放呢?
    問:對曾先生所說的遭到警方毆打虐待,瑞典檢方調查后認為這一指控沒有依據,警察沒有錯。您對此有何回應?
    答:
    我一開始就已經回答了這個問題,還需要我重復嗎?
    問:不需要了。您可以介紹一下這個中國游客家庭的情況嗎?他們來自哪里?本來在瑞典有什么計劃,從瑞典離開后他們又去了哪里?
    答:
    關于他們的家庭情況,在沒有得到他們允許的情況下,出于保護隱私,我無權向你透露。他們受到警察粗暴對待后,在當地一名好心路人的幫助下,乘坐輕軌回到斯德哥爾摩市中心,報了警并向我們使館報告了有關情況,然后放棄了在瑞典的旅游計劃,懷著恐懼、憤怒離開了瑞典,繼續下一站旅行。
    問:9月2日上午10時左右,有人在推特注冊了一個名為“Swedenpolicetorturechineseelders”的社交媒體賬號,還發布了照片。當時知道此事的人還很少。這個賬號是中國使館人員開設的嗎?
    答:
    我剛才說了,我們使館是9月2日凌晨6時接到曾先生的口頭報告,5日上午才收到他的書面詳細報告和照片的。
    問:所以這個賬號與使館沒關系?
    答:
    我想我回答得很清楚了。
    問:大使先生,相信您也看到這件事在中國引起了強烈的反響,尤其是在微博等社交媒體上。你對此感到驚訝嗎?
    答:
    現在是自媒體時代,我們都要適應這個現實。
    問:有人說,這件事本質上是文化沖突、文化誤解,或者可能是語言不通造成的。這在世界各地都會發生。為什么中國政府將其作為一件大事?
    答:
    你認為這還不是一件大事嗎?!深更半夜,低于10℃的氣溫,不遠萬里乘興而來的中國游客不但旅游夢破了,而且生命安全處于危險之中,尊嚴受到侵犯,這難道不是一件大事?!昨天我對《晚報》記者強調,中國有近14億人,中國黨和政府珍惜每一個人的生命、安全與尊嚴。維護每一位境外中國公民的生命、安全與尊嚴是我們駐外使領館的應盡職責。
    問:我在中國工作過,如果中國警察對我提出要求,我會聽從。如果今后來瑞典旅游的中國游客面臨與瑞典警察對話的情況,您對他們有什么建議?
    答:
    中國政府一直提醒中國公民到境外旅游時要遵守當地法律法規,尊重當地風俗習慣,要文明旅游。另一方面,中國所有駐外使領館都時刻關注當地安全形勢,根據形勢變化及時發布安全提醒和警告。你看一下我們使館的網站就知道了,今夏以來我們發布了好幾次安全提醒。我們這樣做的考慮,你可以看我昨天的采訪內容。坦率地講,瑞方有關部門對保護中國游客的安全沒有給予應有的重視。到現在為止,沒有一起針對中國游客的案件告破。你說怎么辦?
    問:其實瑞典本地人也面臨同樣被盜搶的問題。您是否認為對游客來說,瑞典比其他歐洲國家更危險?
    答:
    我昨天(9月16日)也回答了相同的問題,你可以看給你的采訪實錄。我也和其他國家駐瑞典大使討論過游客安全問題,一些大使也說他們的公民也遇到了頻繁被盜搶的情況。我們希望瑞典政府和有關部門對此高度重視,采取有力措施避免針對外國游客的盜搶再次發生,使瑞典比其他國家更安全!
    問:瑞典政府和國內有人認為,中國政府對這件事的處理方式與桂敏海案有關,是在報復瑞典。您對此有何評論?
    答:
    我在你們《快報》16日的報道中看到了這個說法。我想再次強調,3名中國游客遭到瑞典警方這樣的粗暴對待,這還是小事?!他們深更半夜生命安全受到威脅,尊嚴受傷害。我們就此向瑞方提出嚴正交涉,要求瑞方盡快對中國游客的合理訴求作出應有回應。難道我們還需要找別的理由嗎?!對于提出這種說法的人,說明他們根本就不重視、不在乎中國游客的生命安全和人的尊嚴!對于提出這種說法的人,希望他們講點基本人權!中國游客遭到這樣的粗暴對待、陷入這樣的絕望處境中,他們還不重視,這讓我們非常震驚和不解。
    問:關于桂敏海案,中國一直認為瑞典干涉了中國內政。那么可不可以說此次事件中,中方的做法干涉了瑞典內政呢?
    答:
    首先,我要再補充一點。你們《快報》昨天報道中提到,還有人說不排除中國游客遭粗暴對待事件是中國故意導演的。我想說,提出這種說法的人太有想象力了!他們太能編造了!我們都是生活在現實中,而不是生活在虛構的偵探小說里!
    至于桂敏海案,桂敏海在中國犯下嚴重罪行,中方依法辦事。瑞方無理要求中方釋放,這顯然是干涉中國司法主權,完全不講法治,是法盲。而這3名中國游客沒有違反瑞典法律,卻遭到瑞典警察這樣粗暴對待,身心、尊嚴受到傷害。我們的游客希望瑞方對他們的合理訴求盡快作出應有回應。作為使館,我們肩負著對境外中國公民提供領事保護的職責,當然有義務向瑞方要說法。這是外交慣例和國際通行做法。
    問:瑞典檢方認為警察沒有違法,瑞典警方也拒絕了中國游客提出的道歉和賠償的訴求,那么下一步會發生什么?
    答:
    一句話,我們將繼續要求瑞方徹查此案,依法辦事,盡快對中國游客的合理訴求作出應有回應。我們這樣做是在維護中國公民的基本人權。
    問:如果瑞典警方拒絕呢?
    答:
    我們敦促瑞典警方盡快作出應有回應,但不回答假設的問題。
    問:您如何看瑞中關系?瑞典是第一個與新中國建交的西方國家,雙邊關系一直都很好。
    答:
    中國人民對瑞典在西方國家中率先與中國建交始終牢記在心,對瑞典人民懷有友好感情。我們的任務就是與瑞方一道,維護好、發展好、鞏固好兩國人民的友好感情,推動中瑞關系不斷向前發展。但是,中瑞關系的發展必須有一個良好的基礎和原則,那就是平等相待、相互尊重。近年來,瑞典一些勢力、媒體和人士沒有把中國放在平等的位置對待。他們口口聲聲說瑞典是小國,卻事事、時時、處處對中國指手畫腳、發號施令,以教師爺自居,充滿對中國的傲慢、偏見、成見和無知。我們希望瑞典這些勢力、媒體和個人放棄“高姿態”,對中國平等相待。只有在這一基礎和原則上,中瑞關系才能進一步向前發展。
    (原題為《桂從友大使就瑞典警察粗暴對待中國游客事接受瑞典《快報》記者專訪》)
    責任編輯:王建亮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中國游客,文明出行,瑞典警察,桂從友

    相關推薦

    評論(1.2k)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河北11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