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dgqk2"></tbody>

    <bdo id="dgqk2"><dfn id="dgqk2"></dfn></bdo>
    <bdo id="dgqk2"><dfn id="dgqk2"></dfn></bdo>
  1. <samp id="dgqk2"></samp>

    <track id="dgqk2"></track>

    <bdo id="dgqk2"></bdo>

  2. 暖聞

    訂閱

    人間真善美,社會正能量。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30

    從十九世紀末拍攝第一部日本自己的電影開始,電影在日本的發展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
    戰后,日本電影的高潮期或者說“黃金時代”,是在上世紀50年代。那一時期,在國際上,以黑澤明、溝口健二、小津安二郎為首的日本導演的影片,在歐洲各大電影節上頻頻獲獎。“日本電影”,開始為世界所知曉,其制作風格和特色也令國際電影人刮目相看。日本國內,電影也逐漸在普通百姓的娛樂生活中占據重要地位,電影院的數量和票房收入逐年上升。
    然而,60年代,隨著電視時代的到來,電影急劇發展的勢頭受到一定的遏制。70、80年代開始,電影在整體形勢上有些起伏,如山田洋次的《寅次郎的故事》系列,票房收入一直穩定;宮崎駿動畫影片引發的觀影人數一直保持歷史最高記錄;北野武、是枝裕和等導演和作品在國際電影節獲獎,等等。但基本呈緩慢下降的態勢。90年代,隨著新媒體時代的到來,電影院數量萎縮現象開始加劇,加上“少子化”和“老齡化”等社會現象,觀眾人數遞減。可以說,在日本,“電影獨霸”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關于“日流”和“韓流”。“日流”的動漫有著深厚的底蘊和潛力。“韓流”也不容忽視,它的背后有著政府的支持。但是,我個人更加看好“華流”,特別是大陸地區的電影市場和動漫產業,目前的實力就已經在國際上占有一席之地,將來的發展更值得期待。

    22

    您的問題觸及到了我個人對日本電影的一個“私密”喜好(笑)。坦率地說,雖然我的博士論文研究的是黑澤明電影,但從單純的電影欣賞的角度講,其實我更喜歡小津安二郎的作品。我在寫博士論文的期間,因為參加了一個課題,曾把小津安二郎和黑澤明的作品進行比較分析,發現了不少有趣的現象,為加深我對這兩位導演的作品的理解,提供了幫助。
    《東京物語》和《楢山節考》這兩部電影,我認為都是極具導演個人風格和性格魅力的影片。
    《東京物語》,在表達手法上,使用了小津安二郎電影中獨有的一種“小津調”。所謂“小津調”,具體包括攝影機固定在榻榻米上,鏡頭也基本固定;不使用特寫,一般只用標準鏡頭;人物對話時不使用切換鏡頭;類似的人名、臺詞反復出現;幾部影片的主要角色,重復使用同樣的演員等。《東京物語》也援用了這些特征。在主題思想方面,《東京物語》直面“離別”、“生死”、“父母與子女”等人生的普遍主題,且娓娓道來,直入人心。可以說這種主題一般不會隨時光遠去而退色,帶有普世性,是一部有著獨特的“日本味道”的電影。
    在日本,小津電影長期有著穩定的人氣,這主要表現在知識階層。10年前,日本學界一度掀起了一股對小津再評價的熱潮。2003年12月,在東京召開了“紀念小津安二郎生誕100年 國際專題研討會”。在小津研究大家蓮實重彥(剛卸任東京大學的校長一職)召集主持的這次大會上,來自國內外的權威電影評論家、著名導演和演員,從多個側面對小津電影進行討論。那次大會主要強調了小津電影在當今社會的意義。大會期間,還上映了由臺灣侯孝賢導演的、為表達他個人對小津敬意而制作的影片《咖啡時光》。集一時之盛。當時我正寫博士論文,也參加了那次研討會。
    關于小津作品,值得講的內容實在是很多,遇到“同好”,禁不住想多啰嗦幾句(笑)。以上所談,供您參考吧。
    至于今村昌平,其實他也是我比較欣賞的導演之一,對他作品的關注恰恰是始于《楢山節考》。因為自己一直以來對日本民俗文化比較感興趣,所以,這部以濃厚的民俗文化為題材的影片,立刻引起了我的注意,印象深刻。我認為該影片延續了導演一貫的創作風格,即用充滿活力的“肉體”和略帶諷刺的手法,探討了“生”與“死”的問題。不過,我個人以為這部影片最大的魅力,在于它所展現的民俗文化元素,所談的“傳統”“文明”“母愛”“貧窮”等問題,似乎是一個永恒的主題。該片是一部比較另類的日本文化史記錄片,可以借助這部影片,進一步了解日本的“民俗電影”情況。
    說到大島渚導演,讓我想起博士論文選題時的一段糾結。當時,我正準備確定寫黑澤明電影,然而,隔壁研究室的一位平時關系不錯的老師向我強烈推薦大島渚。說實在的,當年的我,覺得大島渚的作品的內容很難理解和接受,所以最后婉拒了他的好意。現在來看,大島渚的作品其實很有個性,值得研究。他的作品在日本被視為左翼電影,往往通過對人的“欲望”的描寫,來剖析人性虛偽的部分和社會的深層矛盾,其深刻度具有試圖顛 覆一般道德、倫理的內涵,是一種有別于日本正統電影的類型。其主題似有所指。看他的電影,會受到不一樣的啟示。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河北11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