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dgqk2"></tbody>

    <bdo id="dgqk2"><dfn id="dgqk2"></dfn></bdo>
    <bdo id="dgqk2"><dfn id="dgqk2"></dfn></bdo>
  1. <samp id="dgqk2"></samp>

    <track id="dgqk2"></track>

    <bdo id="dgqk2"></bdo>

  2. 尋找下一個度假旅行目的地、裝飾一個新家、評價一家新餐廳的、最新流行的服裝趨勢……關于更好的生活,我們提供更獨特可靠的建議。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76

    您提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也在我的研究范圍之內,不過涉及的問題較大, 因為不同時代有不同的特色,不同作品也有不同的內涵;而且還牽涉到“武士電影”的定義和“武俠片”的定義,因此很難籠統地回答。這里,就選黑澤明的《七武士》與李安的《臥虎藏龍》作為例子,簡單地談一下吧。
    首先,關于兩者的相同點,我認為主要表現在以下三點。一,兩者都以“打”為特點。盡管武士用刀打,俠客動拳腳,有時也使用各種兵器。黑澤明《七武士》中揮刀對陣的武士形象已經成為世界電影中的經典,而李安《臥虎藏龍》的打斗場面,亦精彩紛呈,具有極高的觀賞性特征。二,兩者在劇中人物和思想內涵的布局和植入上,大都表現出“義”、“仁”等源自中國的傳統思想精神。《七武士》中的武士為保護村民而死去,《臥虎藏龍》中的俠客們更是以“江湖義氣”作為行走世間的道德準則和精神支柱,伸張正義,英勇決斗。三,結局都是站在道德制高點的“正義”一方獲得最后的勝利;邪惡與善良分明,具有濃厚的道德教育意義。
    其次,關于兩者的不同點,我認為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打斗場面的表現手法的不同。武士電影往往通過風、雨、雪等大自然的變化來渲染和烘托氣氛,或者隱喻人物的內心世界,而打斗本身則顯得較為“實打實”,招式和套路方面雖有所夸張。不過,基本上不脫離現實,具有較強的現實感。與此相比,武俠片則動用“威亞”手段制作,人為地制造出飄渺、飛空的視覺效果,把武藝的表現提升到了只有“超人”才能駕馭的高度,因而現實感不強,比較脫離實際。其背后是否與道家的“神仙”“仙人”思想相關,需要探討。二,武士電影中,“忠君”是一個很主要的主題,早期的武士影片基本上都是涉及這種思想的作品。與此相對,武俠片則恰恰與之相反,“遠離朝堂,游走江湖,行俠仗義”是這類影片最中心的主題思想。這種不同的背后,毋庸諱言,有著各自文化生成的歷史緣由。這里只簡單地談談,即歷史中的武士階層,曾較長時期居于日本社會的最高地位(鐮倉時代以來的幕府時代),屬于統治階級,至明治維新時期,武士階層雖然被瓦解,不復存在,但“武士精神”(侍精神)依然是存活在一部分日本人心中,甚至在關鍵時期(比如二戰時期)發生過重要作用。與此相對,中國的武俠文學影視作品中的“俠客”,大都遠離權力的中心,對政治淡漠,甚至是一種反正統體制的民間存在。
    至于您認為“日本電影中的武士更真實,接近普通人”的看法,想來應該與上面提到的“打斗場面”的表現手法有關。
    此外,我不知道您是否觀看過山田洋次導演的《たそがれ清兵衛(黃昏清兵衛)》《隠し剣 鬼の爪(隱劍鬼爪)》《武士の一分(武士的一分)》等三部作品,這些不同以往的武士作品,另辟蹊徑,側重描繪武士的家庭和日常。影片中的“武士”可以說是披著“武士”外衣的普通百姓。這些作品給我們提示了“武士”的“另類真實”。

    34

    我到豐先生家去學畫時,還是個初中生,和他這樣的大師在一起,不僅沒有感到不自在,反過來他還要怕我尷尬。有客人來訪時候,他也會向朋友會介紹我:“這是我的小朋友。你們是我的老朋友。我有小朋友也有老朋友,哈哈。”他還把我的畫給朋友看,說我:“膽子蠻大的。”有時有人來談正經的事情,他也會拿二本雜志讓我自己翻翻,以免我局促不安。
    我初二的時候有一幅畫入選了當年的全國少年兒童美術展覽會。主辦單位把照片發給了學校。我從學校里借了照片給豐先生看。他很高興。找了一幅畫上題有 “小松植平地,他日自參天。”的印刷品送給我,并用鋼筆寫了我的名字,落了款。
    初三畢業時我拍了一張大頭照,當時中學生流行了互贈照片,我也送了一張給豐先生。他看了以后居然從走到后面房里,拿出一張兩寸的照片送給我,反面寫著:“林鳳生小友惠存豐子愷”。這張照片現在是我的珍藏品。在我的印象里,他就是這樣一個心地善良的老好人。
    事實上,豐先生對我影響最大的地方是上世紀60年代末,我大學畢業后被發配的一個山區的中學教書,心里比較失落。后來,有緣讀到了豐先生的《緣緣堂隨筆》,書中許多文章鼓勵我,這些感受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與《緣緣堂隨筆》有緣”參加了“文匯讀書周報”的“花木杯”征文,得了二等獎,文章現在可能還找得到。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河北11选5开奖直播